-欧洲杯决赛地点温布利「欧洲杯回忆之一看到决赛场地是温布利我仿佛又回到25年前」

欧洲杯决赛地点温布利「欧洲杯回忆之一看到决赛场地是温布利我仿佛又回到25年前」

足球回家了

一首歌曲,一段回忆

Three Lions – Football Is Coming Home

The Hitsingers – Summer of Sports

当我刚上初中时,第一次推开这扇门

panda

1996年,初一的暑假。

那个时候,我对足球的兴趣正日益浓厚,此时的欧洲五大联赛正是风起云涌,群星璀璨。布莱克本的射门机器阿兰希勒大杀四方。战神巴蒂斯图塔横扫意甲,埃因霍温的罗纳尔多冉冉升起。

我的偶像克林斯曼,刚刚捧起联盟杯,即将书写他最后的辉煌。

当时,获取资讯的手段实在不发达,CCTV5看不到,《足球俱乐部》还是每月才能买上一本的奢侈读物,不过还好,家里的《中国电视报》上也有了96欧锦赛专题。

报纸上的双塔温布利大球场照片仿佛一座圣殿。

我贪婪的阅读报纸黑白方寸之间的文字,第一次推开了欧洲杯的大门。

偶尔从中午的新闻中看到比赛画面,白色的英格兰队服点缀着天蓝,真心好看,而加斯科因的进球让我从大刀阔斧的英格兰队中发现了一个神奇精灵。

多年后我才知道,加扎如此另类,这样的中场天才,直到现在的三狮军团都未曾看见。

主场作战的英格兰中场齐整,加扎、因斯、麦克马纳曼相互呼应,美妙的进球接连不断,他们坐镇温布利球场大胜荷兰,向着胜利前进!

有得意者,就有失意人,效力于帕尔马的神奇小个子-佐拉,作为马拉多纳的传人,在杂志中的描述除了任意球了得,技术更是一流。可新闻里顶替巴乔出战的他,在生死之战中,用一脚软绵绵的点球把自己送回家。从此他远离意大利,出走亚平宁,在伦敦开启最后的光辉。

金球决胜,地狱天堂

大器晚成的比埃尔霍夫

孩童时的第一位偶像是克林斯曼,那是我第一本足球杂志的中插,虽然封面明明写的:本期赠送球星:沃勒尔。而对中插图没有任何概念的我打开看到“德国金色轰炸机”这几个字就莫名地觉得,这个绰号实在是太厉害啦。

福格茨坚持不带卡恩,把降级队的科普克视为至宝,老迈的德国队越踢越伤,多亏了来自东德人萨默尔,他把贝肯鲍尔的清道夫踢法发挥极致,击败克罗地亚。两年后苏克、博班率队卷土重来,血洗德意志战车,也是后话。

在半决赛中,克林斯曼缺阵,希勒先拔头筹,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但顽强的德国人依然扳平了比分。

亚当斯、皮尔斯领衔稳的英格兰后防线发挥还算稳定。而现任大英主帅当年的右后卫索斯盖特则在点球大战成为罪人。两年后他没有再踢点球,巴蒂成了英格兰连续第三届大赛的悲伤背影。

点球大战踢进最后一球的穆勒做出引起轩然大波的庆祝动作,骄傲的样子令人英国人切齿,世界球迷难忘。

另一场半决赛,波博斯基和初出茅庐的内德维德大战德约卡夫和同样初出茅庐的齐达内,结果是0:0,捷克人点球挺进决赛。

而此时缺兵的德国队甚至已经快凑不出比赛阵容。五个替补包两名前锋博德和比埃尔霍夫以及从未上过场的施耐德。而两名门将卡恩和雷克也已经穿上了后卫球衣准备随时登场。

比赛中,德国一度10打11,德国队比分落后,此时名不见经传的比埃尔霍夫替补上场,一粒进球,将比赛拖入加时。接下来就是大家熟知的足球历史中的第一个金秋制胜。

最后用一张照片记录冠军球队的荣光。

初一的那个夏天,我的偶像克林斯曼在英国女王面前高高捧起奖杯,永远难忘。

我经常踢球,

我暑假踢球,

我上大学了,

我天天踢球,

时间就这么飞快地溜走。克林斯曼退役了

我毕业了,

我工作了,

克林斯曼当教练了。

我偶尔踢球,

我跑不动了,

我继续看球,

除了大赛我只能看欧冠了,

我只看《天下足球》

我无法熬夜了。

25年过去了,

我已不再年轻。

在这个夏天,温布利球场,新的一段欧洲杯旅程即将开始。

现在作为一名“大赛伪球迷”,我决定看着不太熟悉的名字,找回儿时的欢乐。

本文首发于我的WX公众号

比赛时间对阵双方比赛场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